当前位置:主页 >佛学知识

弘一法师寂灭的最后时光

编辑:
时间:2019-11-06 09:24:29
弘一法师寂灭的最后时光

弘一法师寂灭的最后时光

  民国三十一年(1942年)七月初,永春王梦惺居士二度聘请弘公到永春宏法,并寄来旅费,为弘公婉谢,也将旅费寄回去了,一心在温陵养老院安居。

\

  到中秋节这天,在开元寺尊胜院讲《八大人觉经》,由广义法师译闽南语。此时,他还保持着几十年来一贯轻微、沉重的腔调。可是更苍凉了。在那秋夜般萧寂的脸上,可以嗅出丝丝凄凉的伤感。

  这似乎是他在最后阶段,感叹经文的每个字,到今天真正地成了经文,而无人去理会它的本义。另一方面,在解义时,每说到人世的苦空无常,也不免令人感觉人生如朝露。

  可是,听讲的人无论如何也测不透弘公的突然忧伤,究竟为的什么?

  《八大人觉经》在两天内讲完。

  同时他在私下里一直是叨念着,收拾着。

  讲经停了一个星期,他又为两个同道写两幅大殿上的柱联。写字,已成了弘公的徽号。写给善男信女的南无阿弥陀佛与经联字幅,至少也有一万幅!

  真有人怀疑着弘一大师要远游了;因为夏丐尊无时无刻不盼望弘公回到浙江的晚晴山房,去终此一生。但在这天(八月二十三日)傍晚,妙莲法师说他发了烧,遍身不得劲儿。喏,这也是弘公的老病;没有人用心留意。第二天饮食照常,只是少吃些。

  平时,他经常服用北京同仁堂的枇杷膏,他那种病,发时总要烧的;这正与他病时,要吞那种黑油油、甜兮兮的枇杷膏一样。

  使人乐观的是:病后三天,他又替晋江中学的高中学生写了很多张条幅,这也无非是阿弥陀佛、老实念佛什么的。

  二十六那天,突然把饭量跌落到半碗;这叫侍奉他的人们吃了一惊。但是,他还写字。他对写字,是献身的。他这一生,几乎就为那些看来软绵绵、活泼泼的字而活着。

  二十七日,他宣布绝食,这与甘地的宣判绝食没有什么不同。有人怀疑他病重。拿药、请医生,他也不争辩什么。他还吃开水。

  这一来,使人们真正地觉得弘一法师是病着;他是一个冷静、严肃的人。病,使他的伤感、忧郁,有了印证。

  第二天清早,叫他的侍侣妙莲法师,要告诉他几句话。

  妙莲法师!声音很低,很沉重。你来!

  妙莲法师,捧着一颗破碎的心,走到他的枕边。

  我相信您会好。莲师幽幽地说。

  我会好?枯瘦的脸上,浮着一片落日的余辉。你期望我的病好?病好了,便怎么?莲师被弘公这一问,便答不出所以然来。

  好与歹,是差不多的!弘公转动一下身子,吉祥而卧。你把笔墨准备着,有些话,记下来。

  莲师脸上还带着凄楚的笑,内心实在是忍受着一种煎熬。他把笔墨准备好。

\

  我说,你写。写下我的留言。

  您,您不会的!您莲师沉重地提起笔,心在震动。

  不会不会?老人断续地,你听清了。

  是的,法师。

  我还没有命终以前,以及生命终了、死后,我的事全由妙莲法师一人负责,其它任何人毋用干预。弘公断续地说,叫妙莲法师用他的印,郑重地盖在遗言末端。

  我圆寂以后,照我的话做。我这个臭皮囊,处理的权利,全由你哩。莲师!请你照着世间最简单、最平凡、最不动人的场面安排。我没有享受那份死后哀荣的心。一切祭吊,都让他们免了!

  大师说完,似睡非睡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妙莲法师蹑着脚走出晚晴室,大约他已看出弘公不久于世间了,心头的悲哀,随着情感的浪潮起伏着。他亲近大师,足足有五年。弘公这一生,落得只是平淡、谦诚、恬静而已。这正如他的书法,他的思想,他主修的知识一样。从释迦牟尼以来,是独树一格的!

  这以后的一天,弘公又特别叮咛莲师几件事。

  这几件事,无非是准备圆寂后助念的交代。

  但有两点,要妙莲法师特别注意的

  一、如在助念时,看到眼里流泪,这并不是留恋世间,挂念亲人:而是说,那是一种悲欣交集的情境所感。

  二、当他的呼吸停顿,热度散尽时,送去火葬,身上只穿一条破旧的短裤。遗骸装龛时,要带四只小碗,准备垫在龛脚上,装水,别让蚂蚁昆虫爬上来。

  过了两天,弘公依然没有舍报,整天默念阿弥陀佛。

  同时,他又为黄福海写一段纪念的话。

  直到下午四点左右,端正地在桌上写了悲欣交集四个字,交给妙莲法师。

  他依然默念佛名。

  这个世界,我总要来。他偶尔会说一两句这样的话,释迦牟尼佛与我们这个世界有不尽的因缘,我们与未来的世界亦然。

  他说的话,多数时间只是妙莲法师一个人听着。

  他要交代的话交代了,要料理的事料理完了,便放下一切外缘,不吃饭,不吃药;心里只是不绝如缕的佛号,伴着莲师清晰悦耳的助念声。

  延到九月初四这天,晚间七点多种,弘公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,莲师一看,弘公的神色,正是临终时的征兆,面容忽而泛红,忽而泛白;似乎有一颗伟大的灵魂,开始脱去它的躯壳。他轻轻地走到弘公身边,对着他耳边,低声说:

  弟子妙莲来助念!

  于是,莲师抑扬而缓慢的佛号在弘公的灵魂里起落了,接着是几个出家人,和在家的居士,参加念诵;声调是和缓的,舒徐的,像一首幽美的进行曲:南无阿弥陀佛

  弘公没有痛苦,没有悲哀,平静地右肋卧在床上,好像假寐,静听一曲美好的音乐。

  助念的周期,遵守着他自己安排的程序,先念《普贤行愿品》,而后是正文,再后一点是佛号,末了便是回向文。

  当助念的人,齐声念到普利一切诸含识时,清瘦的眼角上,汩汩地沁出泪光。

  待八点敲过,莲师走到床边,细看弘公,已经睡去了。侧耳细听,再也听不出鼻息;便强忍着悲苦,虔诚念佛,直到深夜。夜静更深时,他让助念的人休息去了,自己这才轻轻关上晚晴室的窗户,然后锁起大师的房门。

  这座养老院,如一座古城,荒凉、寂寞、安静。没有人哭,也没有人笑。但是弘公的寂灭,使世间千万颗心震落了!

本文链接:弘一法师寂灭的最后时光

上一篇:弘法利生需要剿灭个人的私欲

下一篇:斯里兰卡中国留学僧参加国际佛教中心奠基仪式

李罕诵金刚经

佛学文化源远流长,金刚经作为般若部的经典之一,虽然篇幅短小但文字结构仍然晦涩复杂,为方便各位师兄读诵金刚经,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,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,特录制金刚经视频奉献于世人。

李罕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