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佛学知识

德山宣鉴禅师悟道因缘

编辑:
时间:2019-11-11 09:22:13
德山宣鉴禅师悟道因缘

  德山宣鉴禅师悟道因缘

  鼎州(后改朗州,治所在今湖南常德)德山宣鉴禅师,龙潭崇信禅师之法嗣,俗姓周,简州(今四川简阳、资阳一带)人。幼年即出家,二十岁受具足戒。对律藏和性相二宗经论颇有研究。经常给信众讲《金刚经》,时人称之为周金刚。宣鉴禅师颇为自负,曾经对他的同学讲:一毛吞海,海性无亏。纤芥投锋,锋利不动。学与无学,唯我知焉(一毛端含藏大海,而大海的性质并没有变小。拿一纤毫或芥子投向剑锋,纤毫断芥子碎而剑锋却完好无损,纹丝不动。有学与无学之境界,唯有我知道)。

\

  宣鉴禅师后来听说南方禅宗盛行,大讲明心见性、顿悟成佛,天下学人莫不归附,心里愤愤不平,说道:出家儿千劫学佛威仪,万劫学佛细行,不得成佛。南方魔子敢言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我当搂(lou,拽掉)其窟穴,灭其种类,以报佛恩。

  于是,宣鉴禅师便担上自己多年所注的《青龙疏钞》,离开四川,准备去湖南、江西,找那里的禅宗大德一决高低。《青龙疏》系唐代御注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这宣演,凡六卷,乃青龙寺少门道氤奉唐玄宗之诏,所作《金刚经》之疏注。《青龙疏钞》不是宣鉴禅师自己对《青龙疏》的进一步阐释。

  在去澧阳的路上,有一天,宣鉴禅师遇见一位老婆婆在龙潭山山脚下的一处路口卖烧饼。一个多月来,宣鉴禅师天天挑着担子赶路,此时已经是很累了。于是他便在老婆婆的饼摊前停下来,放下担子歇息一下,顺便准备买一些点心充饥。老婆婆指着他的担子问:这个是甚么文字?

  宣鉴禅师回答道:《青龙疏钞》。

  老婆婆又问:讲何经?

  宣鉴禅师道:《金刚经》。

  老婆婆道:我有一问,你若答得,施与点心。若答不得,且别处去。

  宣鉴禅师瞟了一眼这位普通的老婆婆,心里并不在意,说道:请问。

  老婆婆道:《金刚经》道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未审上座点那个心?

  宣鉴禅师一听,傻眼了,不知道该如何应答。当然,烧饼也就没有吃成。

  宣鉴禅师羞愧得连头也不敢抬,挑起担子,径直上龙潭山去了。

  到了龙潭崇信禅师的道场,宣鉴禅师直接走进法堂,说道:久向龙潭,及乎到来,潭又不见,龙又不现。

  龙潭禅师一听,遂欠身道:子亲到龙潭。

  宣鉴禅师便默不作声,其实他心里早已有了几分敬畏,于是便决定留在那里,随师参学。

  一天晚上,宣鉴禅师侍立次,龙潭禅师道:更深,何不下去(夜深了,为什么不回寮房休息)?

  于是宣鉴禅师向龙潭禅师道了一声珍重,便往外走。脚刚踏出门,却又缩回来了,说道:外面黑。

  龙潭禅师于是点了一支纸烛,递给宣鉴禅师。宣鉴禅师正准备伸手接,龙潭禅师忽然又将蜡烛吹灭了。

  就在这当下,宣鉴禅师豁然大悟,连忙伏身礼拜。

  龙潭禅师问:子见个甚么?

  宣鉴禅师道:从今向去,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头也。

  第二天,龙潭禅师升座,告诉大众说:可中(恰好、正好)有个汉,牙如剑树,口似血盆,一棒打不回头,他时向孤峰顶上,立吾道去在!

  话音刚落,宣鉴禅师便搬出《青龙疏钞》,堆在法堂前,举起火把,说道:穷诸玄辩,若一毫置于太虚;竭世枢机,似一滴投于巨壑(通过穷尽玄思言辩,来探求佛教真理,就好比将一根毫毛置于虚空;竭尽世间的聪明学问以探求实相之妙谛,犹如投一滴水以填巨壑。这样做,徒耗时光,劳而无功)。

  说完,便点火将疏钞烧掉了。然后礼辞崇信禅师,前往大沩山。

  宣鉴禅师来到大沩山,便挎着複(fu)子(包衣物用的夹层包袱),径直走上法堂,先从西边走到东边,又从东边走到西边,然后看着方丈和尚,问道:有么?有么?

\

  沩山灵祐禅师坐在那儿,根本不理睬。

  宣鉴禅师便自言自语道:无!无!说完便向法堂门口走去。刚跨出门,转眼一想,说道:虽然如此,也不得草草。于是便整肃威仪,打算再次进入法堂,与沩山禅师相见。宣鉴禅师刚跨进门,便提起坐具,大声喊道:和尚!

  沩山禅师准备拿拂子,宣鉴禅师一见,便大喝一声,拂袖而出。

  到了晚上,沩山禅师问首座和尚:今日新到在否(今天新来那位僧人还在吗)?

  首座和尚道:当时背却法堂,著草鞋出去也。

  沩山禅师道:此子已后(以后)孤顶上盘结草庵,呵佛骂祖去在!

  离开沩山后,宣鉴禅师又回到龙潭禅师座下,在那儿住了三十年之久。唐武宗灭法的时候,宣鉴禅师曾一度避难于独浮山之石室。大中初年(847),武陵太守薛廷望,出资重新修建了德山精舍,号古德禅院,想请有一位得道高僧住持。他听说宣鉴禅师有道行,便请宣鉴禅师下山,可是每次都被婉言谢绝了。无奈,薛廷望便设计,派差吏以茶盐之罪诬陷宣鉴禅师,说他犯了禁法,把他抓到州里,然后再具礼坚请宣鉴禅师驻锡德山精舍,大阐宗风。从此人们便称宣鉴禅师为德山禅师。

  德山禅师的禅风以棒喝和呵佛骂祖著称,曾有上堂法语云:我先祖见处即不然,这里无祖无佛,达磨是老臊胡,释迦老子是乾屎橛,文殊普贤是担屎汉,等觉妙觉是破执凡夫,菩提涅槃是系驴橛,十二分教是鬼神簿、拭疮疣纸,四果三贤、初心十地是守古冢鬼,自救不了。德山禅师呵佛骂祖的目的,并不是要否认佛教,而是要帮助学人解粘去缚,放弃向外驰求,回归自身:若也于已无事,则勿妄求。妄求而得,亦非得也。汝但无事于心,无心于事,则虚而灵,空而妙。若毛端许言之本末者,皆为自欺。何故?毫氂系念,三涂业因。瞥尔情生,万劫羁锁。圣名凡号,尽是虚声。殊相劣形,皆为幻色。汝欲求之,得无累乎?及其厌之,又成大患,终而无益。

  德山禅师圆寂于唐咸通六年(866)。谥见性禅师。

本文链接:德山宣鉴禅师悟道因缘

上一篇:心术不正的人,寿命是一定被消减的

下一篇:是不是只要受了搭衣的戒,就必须搭衣呢?有时间限制,多少天可以